霸道修真民工

第五章 借钱受辱

李四喜还在医院躺着呢,现在急需要大笔钱治疗,作为李四喜最好的哥们之一,徐扬一定要想尽办法为李四喜弄钱!

借钱!

这是徐扬此时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,其他工友跟徐扬一个样,都被曹德旺死死的拖着工资,根本没钱可借,况且李四喜一被送进医院,工友们都七凑八凑,才凑出了两千块钱,都给李四喜治伤了。

曹德旺这狗日的,真是丧尽天良,不但一分钱工钱不给,连医药费都不给,愣说是老板没给他钱,可是这死胖子吃的堵满肥肠,天天开着四轮车,副驾驶上几天换一个女人,说是没钱,这是骗鬼呢?

徐扬脚步迅速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,终于,徐扬停在了一溜板房的前面,这一溜板房比之徐扬住的那一溜板房还要好一点和干净一点。

徐扬硬着头皮朝着其中最大的一个板房走去,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板房里面传来杂七杂八的吆喝声,显得有些混乱。

走到了那板房门前,徐扬可以清晰地听到里面传来打牌、吹牛等等吆喝声。

徐扬将铁锤放在了门口,而后敲了敲房门,里面登时传来了一个粗鲁的声音:“狗子,你他娘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礼貌了,拉个屎回来,还要敲门?”

感情这声音把徐扬当成了“狗子”。

“不。奎发哥,是我……”徐扬抬高了声音道。

“你他娘的是谁?”

“我是工地那边的……小徐。”

“小徐?”

“徐扬。”徐扬的声音加大了几分,似乎为了使得里面能够更加听清楚。

刷!

屋里瞬间寂静了下来,让徐扬都觉得有些诧异,为何屋子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会这么静?这隐隐让徐扬有些不安感,徐扬向来是不和这一群人交往的,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,这一群人自以为当了工地的保安,整天摆谱跟个大爷似的,根本瞧不起徐扬他们这一群泥里趟的建筑工人!

刘奎发就是这工地十八名保安的保安队长,负责整片工地的安全,在整个工地里算是个很牛逼的人物了,此时正带着几个小弟在屋子里斗牛、斗地主呢!

门被打开了,打开门的是一个瘦的如同猴子一样的家伙,这家伙就叫“侯子”。

“猴哥你好啊。”徐扬叫了一声。

“你啥事儿?”

“我那个,我能进去说吧。”徐扬道。

侯子刚要关门,就听得刘奎发的声音传了来:“猴子,让他进来吧。”

“是,发哥。”

萧明进入了板房之内,就被板房之内的烟味熏得睁不开眼,五六个穿着T恤、大裤头的男人正围在一张桌子上打牌,而坐在当头位置的那个粗壮而颇显精明的大汉,就是刘奎发!

刘奎发当过兵,貌似还是个“兵王”,据说有几手,一般几个普通人近身不得。

几个保安像是打量着异类一样看着眼前的徐扬。

徐扬向着几位笑了笑,然后径直走到了刘奎发的面前,说道:“发哥,我能借一步说话吧。”

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,这里是自家兄弟,没有外人。”刘奎发的两只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寒芒,舔了舔嘴唇说道。

“好……”徐扬憋了一股气,说道:“奎发哥,你也知道,李四喜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,需要钱治疗,而曹工头又迟迟不给钱,只有你们保安队这边工资是按时结算的,我想问奎发哥和几位兄弟借一点钱!我以我的人格担保,只要……”

哄!

保安们登时喧哗了起来。

“问我们借钱,你特么是吃了脑残片了吧?我们怎么会有钱?”

“就算是有钱,也不会借给你,我还留着娶媳妇呢。”

“你的人格,我呸,你的人格值几个钱?”

冷嘲热讽,刺入徐扬的耳朵。徐扬忍着。

刘奎发摆了一下手,群人安静,刘奎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:“小子,借钱可以,只要你给我磕八个响头,叫我八声爹,我立马借一万块给你!”

“你……”徐扬脸色一僵,他自觉从未得罪过刘奎发,这家伙为什么要这么羞辱自己,可是徐扬不知道的是,虽然他没得罪过刘奎发,但是刘奎发却和曹德旺交情匪浅,曹德旺早就暗中交代了刘奎发要给徐扬这小子几分颜色瞧瞧,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来投啊!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