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界天下

第7章 清明之梦

站在屋外,姜云犹豫了半天,终于还是没有走进屋,只是站在门口轻声的道:“爷爷,我要走了!”

为了避免离别的悲伤,姜云决定不惊动姜村任何一个人,悄悄的走,但是他并不知道,自己这一天的离开,其实爷爷一直悄然跟在他的身后,直至他平安归来。

此时的姜万里当然听到了姜云的话,而他也在犹豫,自己到底要不要现身,再叮嘱姜云点什么,不过最终,他还是没有动。

“砰砰砰!”

姜云跪在地上,朝着小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道:“爷爷,您放心,最迟五年,我一定会赶回来的!”

直起身来,姜云用无限留恋的目光,缓缓的扫过村中的每个角落,终于一咬牙,转身迈步,一步步的走向了村口,走出了村子。

站在村口,姜云再次跪倒,对着整个姜村,对着所有的姜村人,又磕了三个头,感谢他们这十六年来对自己的养育之恩。

“走!”

用力一跺脚,姜云终于转身大步而行。

十六年前,姜云空空而来,十六年后,姜云空空而去,唯一多了一块姜月柔送给他的石头。

姜云并没有立刻用上万里神行符,而是依然用双脚,沿着熟悉的山路缓缓走着,因为他想再多走一遍这十万莽山,好让自己在以后的岁月中,能够多点美好的回忆。

“姜叔,真的就让云娃子这么走了?他都没和人打过交道,就这么出去了,怎么在外面生存啊?”

村口的大树之上,注视着姜云越来越远的身影,姜穆实在忍不住开口,希望姜万里能够改变主意,让姜云留下,或者,哪怕让自己送姜云离开也行啊。

姜万里没有回答,直至姜云的身形彻底消失不见之后,他才缓缓转头,那双始终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。

随着他的睁眼,明月高悬的夜空之上陡然响起了一声惊雷,声震苍穹,而他的眼中更是有着两道金光暴起,化作一个古怪的符文,直直的射在了姜穆的眉心,没入其中,并且沉声开口:“醒来!”

“嗡!”

金色符文入体,姜穆的身体重重一颤,浑身上下陡然升起了一股庞大的气息,直震得整个大树,甚至整个姜村方圆百里都是微微一颤,如同地震一般,并且这气息还在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疯狂蔓延。

而这时姜万里也再次开口道:“收敛!”

姜穆猛然打了个冷颤,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瞬间消散无踪,看上去他和先前并没有什么不同,但是眉心之中,却是多了八颗彩色的印记,并且双眼之中更是有着金光湛然,整个人分明就是换了个人一样。

从口中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,姜穆眉头一挑,看向了姜万里道:“清明梦?”

姜万里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“为了云娃子?”

“恩!”

“姜叔,这云娃子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
“不知道!”

“这……”姜穆面露震惊之色道:“姜叔,你连云娃子的来历都不知道,就不惜施展道术清明梦,甚至带着我们姜族上百人来这里,陪他度过十六年?”

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”

听到姜万里那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,姜穆不敢再问了,清明梦中他浑浑噩噩,但是现在既然醒来,他可是十分清楚,自己这位族叔的身份和脾气,而能够令他如此费心费力的做事之人,自己最好还是不知道的为好。

想了想,姜穆再次看向了姜云消失的方向道:“姜叔,要不要灭了风族和轮回宗?尤其是那个风无忌?他们的存在,对于云娃子来说必然会是个威胁啊!”

姜万里的双眼再次眯上,摇了摇头道:“有威胁才会有动力,那风无忌也算得上资质不错,他活着,对于云娃子的成长多少会有点帮助。”

顿了顿,姜万里接着道:“至于风族,本就稀少,况且也罪不至死,他们想抓云娃子,不过是意外感应到了云娃子身上的气息,别说他们了,当初我都差点忍不住将云娃子给煮了吃了!”

“嘶!”姜穆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道:“云娃子该不会是,是先天,先天道体吧?”

姜万里眉头微微皱起,显然这个问题也困惑了他很久:“像是,又不像,总之我也搞不清楚,但不管是什么体,我也已经用我姜族的秘术遮掩了。”

姜穆仍然有点不甘心的道:“姜叔,那真的就不管云娃子了吗?”

“我管得了他一时,管不了他一世,再说,他虽然不是我族,不能修炼我族功法,但是这十六年的时间,我能为他做的,都做了!以后怎么样,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姜穆感慨着点点头道:“也是,能够跟在您老身边十六年的时间,这要是传扬出去,无数人得羡慕死,更不用说您老亲手调制的那药澡,就算是界主之流都是眼馋不已!疑似先天道体,再加上您的药道真传,这云娃子,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啊,我都想留下来看看了!”

姜万里瞪了姜穆一眼道:“可以啊,你就留在这里好了!”

“算了算了!”姜穆吓得赶紧摆手道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云娃子有他的造化,我就不留下来打扰他的修道了!”

“好了,将其他人全部叫醒吧,云娃子走了,我们也该回家了!”

“最后一个问题,姜叔,虽然云娃子不能修炼我族功法,但是您老人家掌握的功法何止万千,随便拿出来一种,都会轰动万界,为什么不教他,反倒要让他去什么问道宗?去了那里,根本就是耽误了他啊!”

这个问题让姜万里沉默了片刻后才道:“之所以来到这里,也是因为云娃子的缘法就在这里,而问道宗,我看不透!”

“什么!”姜穆的眼睛猛然瞪大到了极致,满脸难以置信的道:“在这小破界里,还有您看不透的地方?”

“任何地域都是藏龙卧虎,我看不透的东西,多的是!行了,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,最近我有点心绪不宁,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了!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着急让云娃子走!”

一听这话,姜穆的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,严肃之中还带着一股浓浓的肃杀之气:“莫非还有人敢对我姜族出手,那真是活的不耐烦了。”

说完之后,姜穆也不再废话,转身面朝姜村,眉心之中那八个彩色印记陡然转动了起来,发出八道彩色光芒,形成一个硕大的光圈,将整个姜村笼罩,口中更是吐气开声:“醒来!”

“嗡嗡嗡!”

整个十万莽山似乎都随着这两个字而震动起来,而姜村每间屋子之中都有几道彩光冲天而起,不过一旦碰触到姜穆发出的光圈,立刻便弹了回去。

紧接着,一个又一个的声音接连响起:“咦,我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我的道灵呢?”

“我去,我怎么才通脉四重之境!”

“这是姜爷的清明梦吧!”

话语声中,姜村众人相继都走出了屋子,而当他们看到自己门口摆放着的某样东西时,却又齐齐一怔。

“惊鸿兽!”姜雷抚摸着门前那匹五足惊鸿兽,猛然转头看向了远处,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。

“云娃子送的吗?真是一个好孩子啊!”一个中年大汉握着那柄虎牙匕,眼中流露出了欣慰。

姜月柔更是死死的抱着那只三色雀,虽然没有开口,但是眼眶之中已经泛起了雾气。

姜万里没有理会众人,只是对着姜穆道:“抹去我们的痕迹吧!”

姜穆点了点头,大手一招,所有姜族人全都腾空而起,而他们脚下的姜村,不管是屋子还是其他东西,一切在瞬间竟然便化作了碎片。

紧接着,大地轰鸣,原先姜村所在的那片大地之下,数棵树苗破土而出,拔地而起,随风而长,眨眼之间就长成了一棵棵参天大树,将这里完全覆盖,郁郁葱葱。

姜村,似乎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,再也看不到它曾经存在过的哪怕一点点的痕迹。

“走了!”

看着姜雷做完了这一切,姜万里再次睁开了眼睛,眼中金光暴涨,赫然在所有人的面前,化作了一扇金色的光门。

“我们回家!”

所有姜族人都留恋的看了一眼脚下这片生活了十六年的莽山后,这才依次走入了那金色的光门之中。

最后进入的是姜月柔,她的手中牢牢的握着那只三色雀,轻声的自言自语道:“云哥哥,我送你的宝贝,你一定要保管好啊!我们肯定会再见的!”

当所有人全都进入了光门之后,姜万里也同样低头看向了脚下这座莽山,淡淡的道:“在你这借住十六年,送你一点机缘,聊表谢意,至于你能得到多少,那就看你的造化了!”

说完之后,姜万里伸手一点,一道碧绿色的光芒从其指尖飞出,赫然是一颗丹药,直接没入了大地之中。

随着这颗丹药融入大地,连绵十万里的十万莽山,倏然间山头震动,草木摇曳,似乎无比的激动。

姜万里却已经转头再次看了眼姜云消失的方向,慈祥一笑道:“云娃子,有朝一日,或许,我们还会再见!”

话音落下,他也一步迈入了光芒,无声无息之中,光门悄然合拢,一切都恢复了平静,唯独这十万莽山之中,少了一个名为姜村的村落。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