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身不灭诀

第1章 天山

“涛哥”

一道夹杂着浓浓喜悦的声音,自工厂门口的少女嘴中发出。而听到这道声音之后,众多忙碌的身影都看向其中一个长相非常普通的人,而那个人显然就是少女口中的“涛哥”。

“呵呵,柔儿,你来了。等会儿我忙完了,就去陪你吃饭。”

那个身影挥了挥手中的即将完成的工作,继续低头忙碌起来,只不过明显速度快了起来。

他叫吴涛,今年二十五。是一个孤儿,只有初中文化的他,挣扎在上海这个一级城市的最底层,一天忙到晚,一个月下来,倒也能挣到不少钱,可他偏偏酷爱古代文学和神话传说,所以一个月的工资,除了房租和基本消费,都成了他家里一堆堆奇怪的东西。

可让人惊奇的是,学习并不怎么好的他,看这些东西,却是过目不忘。直到后来交了女朋友,也就是那个柔儿,才开始攒钱,后来柔儿也问过他,为什么要买那么多奇怪的东西,他也只是笑笑不说话。

因为从他记事起,他就一直在做一个梦,梦里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告诉他,他体内流的是让天地都要感到恐惧的神魔血,即使远古那些神和魔,血统也没有他的高贵,只有“仙”的血,才能和他相提并论,但论本质,还是有些差别。

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想要找有关于记载神魔血的蛛丝马迹,可却毫无所获。

忙完了手中的工作,吴涛便向工厂门口走去,当他快要接近那名少女的时候,场景突然一变。

面前的少女,穿着洁白的婚纱,站在马路边上,不远处的摄影师正在诉说着什么,而吴涛的面色,突然变得无比惊慌起来,张开嘴正要说什么,却发现自己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。

轰…砰…

一辆越野突然出现在吴涛的视线中,撞在正微笑的柔儿身上,随后对方的身体像炮弹一样,迅速冲向对面疾驰而来的大巴,道路上一片混乱。

“柔儿”

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,自吴涛的嘴里发出,随后一个被酒瓶埋没的人,猛的坐了起来,一双眼中,竟如野兽一般,散发着妖艳的红色。

“三个月了,他还是这样,真是可怜的人啊。”

“是啊!原本快要结婚了,这…哎。”

“好了好了,睡觉吧,现在我晚上不听他狼嚎一下,都睡不踏实了。”

听着隔壁传来的窃窃私语,吴涛的眼前再次浮现那个叫柔儿的少女,随后一滴琥珀色的泪水自眼角滑落,从小到大,这是他第一次落泪。泪水还未落在地上,便消失不见。虽然最后那个人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,可柔儿却永远也回不来了。

“身为世间唯一的神魔血传承者,竟然落泪,你对得起你体内那无上血脉吗?”

出乎意料的一道怒斥,出现在吴涛的心底,让他一愣,随后无尽怒火被引燃。

“你说,这是让天地颤粟的血脉,可为何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,要它何用,要它何用…”

愤怒的吴涛,彻底失去了理智,仰头怒喝,一双猩红的眼睛,散发出一尺长的红芒,随后他模糊的看到了无尽星辰,仿佛万米高的空中,有什么东西阻挡着他的视线。

“我靠,有完没完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,他妈…都十一点了。”

隔壁的邻居,再次被吓了一跳,刚要怒骂,却突然感觉自己被一股寒意笼罩,原本要脱口而出的脏话,也变成了小声嘀咕。

出乎意料,这次那个声音并没有反驳吴涛,只是说出了一番让他莫名其妙的话。

“宿命的轮回,末日的终结,千百世匆匆而过。七月七日,天山之巅,不要辱没你的血脉。”

听完对方的话,吴涛突然感觉头部一阵眩晕,紧接着一头扎进成堆的酒瓶中。一道悠悠的声音自他体内传出,正是刚刚的那个声音,仿佛在自语。

“我的使命也快完成了,只要将他引到那里,今后的路,只能看他自己的了。”随后屋中再次陷入沉寂。

天渐渐放亮,吴涛揉着头刚刚打开门,就碰到隔壁住的一青年男女,女的还好,男的却一脸不爽的看着吴涛。

“我说哥们,昨晚你吆喝就吆喝,后来又来了一嗓子算怎么回事,差点给我吓软了…”

那男的还要说什么,却被那个女的红着脸拽走了,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吴涛。

昨晚?昨晚我醒来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我不记得了,到底怎么了。

剧烈的疼痛刺激着吴涛的大脑,让他抱着头痛苦的蹲在地上,最后甚至疯狂的撞击起门框,豆大的汗水夹杂着丝丝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,染红了变得有些苍白的面孔,也染红了那一角门框。

“七月七日,天山之巅…”

八个字浮现在吴涛的脑海里,头部的剧痛也戛然而止,直觉告诉他,七月七日,天山之巅,将是他命运的一个巨大转折点。

“啊…”一道尖锐的惊叫突然在吴涛耳边响起,随后一阵匆忙的脚步和慌乱的吆喝声响起,吴涛抬头正好看到刚刚出去的那对夫妻,女的脸上还有着浓浓的惊恐之色。

一旁的男人有些不悦的说:“我说哥们,我们知道你不容易,可你也别老这样吓唬人啊,大半夜的你吼吼就算了,白天你也这样,也就是我们心肠好,要是别人,早报警抓你了。不过哥们,你头上这么多血,不如去医院看看吧!”到最后,男的看到女人没事,反倒关心起吴涛的伤势,倒是让他一愣,而旁边的女子,眼中也露出一丝关切,但被他满脸是血的样子,吓得不敢开口。

吴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这是他三个月来头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容,微微冲那对夫妻点头致谢。

“没事,你们是好人,一定会有好报的”说完,吴涛转身进屋。

“哎,你刚刚看到没有,他的眼睛好像是红色的。”

“可能是不小心溅上血了吧!别瞎想了,赶紧回屋,快要迟到了”

随后外面在度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红色的眼睛?

侧身看了下旁边的镜子,黑色的瞳孔中,正散发着淡淡的红色,显得无比妖艳。

“七月七日,天山之巅。”

嘴里嘀咕着这八个字,吴涛心底的悲伤也变得有些淡了,直觉告诉他,七月七日那天,是他的命运转折点。

今天是…五月底。都过去三个月了,吴涛在心底低声的叹了一口气,还有一个多月,时间足够了,正好现在也没工作,身上的钱,去天山还够。

一月多的时间,转眼即过,七月六日的时候,在天山半山腰上,出现了一个被包裹的像粽子似得一个人,正艰难的攀爬着银装素裹的山峰。

天山之巅,吴涛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,他讲的并不是天山最高的一座山峰,而是天山的一处奇异的位置,结合现代地图,他很容易的找到了所谓的天山之巅。

等他爬到那个位置的时候,天空已经显得有些昏暗了,坚持了一晚,一直到朝阳初升。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吴涛脸上的时候,他感觉到周围的空间仿佛一颤,随后便被金色的阳光笼罩,站在天山之上,他竟然感觉到了有些热。

呼…

一阵风吹过,让刚刚解开了一点衣服的吴涛,打了一个冷颤,再次回头四顾,发现自己依旧站在天山中,只有那半解的衣服告诉他,刚刚并不是幻觉。

“我擦,差点冻死,刚刚怎么回事。”

吴涛一边向身上裹着衣服,一边扫视着周围的环境,并没有发现异常,可他根本就不知道,一个月前恢复正常的双眼,现在则彻底变成了红色,原本应该显得无比妖艳,可现在看起来却无比自然,仿佛天生的红瞳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吴涛有些昏昏欲睡,就连原本刺骨的寒风,何时消失的都不知道,正午来临,当太阳升到吴涛头顶的一瞬间,一股巨大的“隆隆”声,突然出现在吴涛的耳边,直接将他震得双耳嗡嗡直响,整个人险些晕厥过去。

一脸苍白且面色呆滞的吴涛,楞楞的看着面前,一个不停旋转的黑洞,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面前,散发着一股股诡异与让人不安的气息。

“这…这是…什么?”

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黑洞,吴涛只感觉在看科幻片,可周围一阵阵的波动,让他知道这并不是在做梦。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住的吴涛,并没有察觉到,他周围的环境已经大变。

“呜。呜。呜。”

一阵阵诡异且勾人魂魄的声音突然自黑洞中传出,吴涛只感觉头部一阵眩晕,随后便不由自主的走向黑洞。

刚刚走了两步,原本无神的双眼,突然间红光大盛,吴涛的整个眼瞳全部变成了红色,看着眼前的黑洞,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“没想到,岁月悠悠,一转眼竟然过去了三个纪元,你我终于再次相见,虽然现在的你毫无意识,可我知道你还是能听到我的话,如果这具身体血脉觉醒,恐怕你我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。兄弟,对不起,让你一个人受了这么多年的苦,就让我在尽最后一分力吧。”

如果吴涛清醒的话,会惊讶的发现,这个声音和自己梦中的那个声音一模一样,而且竟然牵扯到三个纪元前的事情,要知道,一个纪元可是一千二百九十六万年。

那个人说完,手中突然出现一滴无比妖艳且鲜红的血液,而血液的周围,空间仿佛都无法承受他外泄的力量,而瞬间变成虚无,而后那滴血液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,而流出那滴血液后,吴涛眼中红芒瞬间变得黯淡无比,就仿佛被抽干了精气神。

“兄弟,我现在只能帮你这么多了。”

说完,眼中的红芒瞬间消失,随后清醒过来的吴涛,看到自己鼻尖黑洞,冷汗瞬间流了下来,而面色也变得无比苍白,下意识的就要退后,而黑洞却冷不丁的发出一股巨大的吸力,吴涛的身躯瞬间冲进黑洞,消失不见。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