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身不灭诀

第9章 血狼

“杀…”

楚龙双拳紧握,打向面前的老皇主,而龟背老者也迅速参与其中。

“咯咯…他们去战斗,我们看着也不是回事,如果他们输了,我们也活不了,一起上吧!咯咯…”妖娆双眼迷离的看着三名受伤的人,很快三人眼中尽是迷茫之色,随后疯狂的杀向老皇主,根本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。而妖娆的嘴角,也流出一丝鲜血,同时控制三名和自己同阶的强者,还是非常勉强,即使对方都身受重伤。

仅仅斗了十几回合,一个受伤最重的散修,便被老皇主一掌拍碎了头颅,而众人打在对方的身上,却如击败革,发出一声声“咚咚”的闷响,却无法对其造成一丝伤害。

而这时的吴涛,再次被那颗心脏救活,到现在,他已经被“劈死”九次了,只见吴涛刚刚起来,双眼再度变成红色,而且在他的额头中央,不断的传出“咚咚”声,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一样。

“啊…”

一声惨叫自吴涛嘴里发出,而这时的雷劫,也不在落下,仿佛冥冥中,有什么人在注视着他一样。

“啊…”

同样的一声惨叫响起,却是妖娆发出的,因为短短的时间,三名被他魅惑住的强者,已经全部身陨,而老皇主,却猛的冲她而去,措手不及下,被洞穿了左胸,一颗血淋淋心脏,还在老皇主手里跳动。

而与此同时,楚龙与龟背老者,却同时一扭头,看向原先老皇主挡住的门口。

“里面还有人,活人…”想到这,两人眼前一亮,刚想转身进入那道石门,却发现老皇主去而复返,随后迅速迎向攻来的老皇主。

在吴涛发出惨叫的时候,他身上突然流出大量的血液,瞬间变成一个血人,不一会儿,一个血茧出现在吴涛刚刚站里的地方。

“九生九死,破茧成蝶。金身不灭,古今无敌。”一道苍老的且无一丝感情的声音,在这个小石屋中回荡,而后原本晃动不已的血茧,也变得安静起来。

“咚…”“嘭…”

龟背老者身后的龟壳,被老皇主一拳实打实的打上了,将老者直接打入地板中,而楚龙双眼一阵收缩,原因无他,那个龟壳,竟然被老皇主一拳打出一道裂痕,是那么的刺眼。

一愣神的功夫,楚龙也被老皇主一掌打的大口吐血,倒飞数十米。

“咳…老龟,只要…咳,引开他一瞬间,凭借我们的速度,还是能冲进那个石门的。咳…”楚龙一边吐着血,一边冲旁边面色苍白的龟背老者说道。

“那你有什么办法!”龟背老者用虚弱至极的声音回应到。

“你身后的龟壳,应该还能挡他一下吧?”楚龙不确定的问到。

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如果出去,我妖殿可没有人能挡得住你了。”龟背老者意味深长的看着楚龙。

“我楚龙再此对天发誓,在我有生之年,如若妖殿不犯我楚皇朝,楚皇朝永不得入侵妖殿地盘。”楚龙说完,一拍自己胸口,喷出一大口鲜血,瞬间消失在天地间,而龟背老者与楚龙之间,却仿佛多了一丝看不见,但却感觉得到的联系。

“血誓,楚老怪,你狠。”龟背老者说着,念了一段咒语,身上的的龟壳瞬间脱落下来,随后龟壳中再次出现一个老者。

“灵犀傀儡术,老乌龟,你会的不少啊!”楚龙眼中露出一丝惊讶。

嗖…

那个“龟背老者”迅速冲向老皇主,而楚龙两人则迅速冲向另一侧。

果然,老皇主打向优先攻来的“龟背老者”,而楚龙两人刚刚到达石门前,旁边的老者面露惊恐之色,身子迅速向后飞去。

“楚兄,救…”

嘭…

一声巨响,楚龙扭头只看到龟背老者被老皇主一脚踏碎,脸上惊恐之色还未消失,面前的一座两米见方的石屋,突然爆开,巨大的冲击力,直接将身受重伤的楚龙震晕了过去。

而楚龙在晕过去之前,只看到一个消瘦的背影和一双红色的眼睛。

刚刚从血茧里走出来的吴涛,可皮肤竟如女子般细腻,而面向也恢复到了十七八岁的模样,刚刚扭头便看到一个老头晕倒在自己面前,被吓了一大跳。

这时,他看到前面不远的石桌上,有两本书籍,和一套衣服,穿上衣服,看向书桌上的两本书籍,竟然是汉文所写的两本书籍。

《金身诀》和《不灭诀》。

金身诀是炼体一脉的顶级功法,而不灭诀,则是修神一脉的顶级功法。但做了一番比较后,吴涛发现,单项修炼的威力,远远不如金身不灭诀,但也很好入门,最起码不用经历九生九死。

由于有了金身不灭诀,两本秘籍也很快被吴涛记在心里,随意的将两本密集扔到石桌上,想起倒在地上的老者,便背着他向外走去,外殿中原本死去的人,竟然诡异般的消失不见了,而地面也变得十分干净。

一路并未出现什么意外,可当吴涛站在铜殿门口的时候,整个人都呆了,向下一看,一望无际的沙漠。更重要的是,竟然是在沙漠的上空不知多少米。

“啊…”

一声惨叫自吴涛嘴里发出,随后觉得背上一轻,青铜殿殿门夹住了那名老者的衣服,随后带着老者不知去了那里。

而在荒漠中,有着一队约五十人的车队,缓缓的前行着,而车队中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急促不安的神情。

这时,车队中,一个小男孩兴奋的指着天空,险些从马车上掉下来。

“爷爷,你看你看,天上掉下个人来。”

老人和蔼的摸着孙子的头,笑呵呵的回答:“孩子,天上怎么可能掉下一个人,除非那是能…”

“嘭…”

一声巨响,打断了老人的话,车队不远处黄沙飞扬,老人的手立刻僵在孙子头上,满脸的呆滞。

片刻后,老人缓过神来,迅速的叫了几个人,向吴涛冲去,当他们到达吴涛面前的时候,只见到一个嘴角带血,面色俊郎的少年,躺在沙漠中不省人事。

“老爷,我们还是快走吧!如果血狼…”一个大汉刚刚说了一句话,就被老者打断了。

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这个少年不像是夭折之相,希望能给我们带来好运。”

车队再次行走了一天一夜,所有人都疲惫不堪,但不少人已经露出笑容,车队的气氛,也不像开始那样,紧张兮兮的。

而这时,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,车队的人回头一看,十几人的小队伍,出现在众人眼中,前面一人手持大旗,旗面上画着一只浑身血色,做仰天长啸状的狼。

“血狼…”车队原本的气氛荡然无存,绝望的气氛迅速在车队中蔓延,而那名老者眼中却浮现出愤怒和绝望的神色,一张老脸已经扭曲的变形了。

“哈哈…夏老头,我看你还往哪跑,你看你那表情,太让我兴奋了。哈哈…”

一连串的大笑传来,当笑声结束的时候,那些人已经将车队围住。

“夏老头,你说你得罪谁不好,非要得罪景少,景少大人有大量,不跟你一般计较,你还没完没了了,嘿嘿,我们兄弟手中的家伙,也很久没染血了。”当前一人,手持大刀,遥遥指着老人。

“不准你侮辱夏老爷。”车队中的一个人,不知在哪里拿出一根木棒,打向对方。

“嘭…”

还未靠近对方,便被不知从哪里伸出的一柄刀,削去了头颅,鲜血喷出数米高,无头尸体倒在沙漠中,发出一声闷响,四肢还不住的抽搐。而车队中不少人,看到这一幕,开始呕吐起来。

“杀…只留下那个老家伙。”那个人刚刚说完,其余众人双眼冒光的冲向车队众人。

鲜血不时喷洒,惨叫声、求救声、妇女孩子的哭声、血狼众人狰狞的笑声交织成一片,杀戮来的快,结束的也快,片刻后,只剩下时不时响起痛苦的呻吟声。而那名被老者保护起来的少年,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不哭不闹,透过马车的缝隙,冷冷的盯着发号施令的人,只有紧握的一双小手,表现出心里的愤怒和仇恨。

“嗯!”

昏迷中的吴涛,只感觉一阵嘈杂不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当意识恢复的时候,发现面前站着一名八九岁的小男孩,正双目含煞的盯着马车外面。

“你们这群畜生,就不怕千刀万剐嘛?”

正当吴涛起身的时候,一道痛苦且苍老的声音突然自头顶传来,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四周,到处残肢断臂,从其装束来看,也只是普通人,但几个手持兵器的人,一看就是修炼过得,而且身上的煞气说明对方是经常杀戮的人。

正当那名头领准备看看马车中,那双眼睛主人的时候,一股杀意自马车中蔓延而出,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。随后一个长着血色瞳孔,看起来十七八的少年,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,自马车中出现。而那道让他感到心寒的眼神,正是那个小男孩发出的。

加入书架